患寄生蟲爬滿身幻想症 阿嬤抓破皮膚 香燙止癢

 

 

(新加坡5日訊)無數小蟲滿身爬,阿嬤奇癢難忍,抓破皮膚流血也沒用,甚至用線香燙傷自己止癢,最後被確診為患上寄生蟲幻想症。

新加坡《海峽時報星期刊》報導,前洗碗工劉妙鸞(75歲)7年前幾乎每天都會覺得雙手雙腳爬滿無數小蟲,不斷撕咬,令她奇癢難耐。

為此,劉妙鸞訪遍名醫,身上也塗過各種藥膏,但都只是暫時見效,無法根除她的瘙癢感,手腳上的皮膚都被撓出一道道血痕。

劉妙鸞最終採取極端的手段,在家中神台前用線香燙傷自己,藉以減輕瘙癢。

她說:「這股瘙癢實在太過痛苦,讓我食慾全無,只想通過睡覺來逃避。相比於讓小蟲子爬滿全身,被線香燙傷的痛苦實在是微不足道。」

雖然孩子一再勸阻她這麼做,但劉妙鸞依然會趁孩子不注意時,偷偷用線香燙自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屬皮膚疾病及心理疾病

然而,劉妙鸞身上並沒有任何小蟲,這一切只不過是患上寄生蟲幻想症後的幻覺。

這種病症被視為既是皮膚疾病,也是心理疾病,患者堅信自己的身體被蟲子入侵,會試著用各種方法來「驅蟲」,減輕痛苦。

劉妙鸞雖然至今依然堅信身上有蟲,但經過治療後如今已能夠正常生活,只是需要複診及每天服藥。

她說:「雖然我看不到身上的蟲子,但如果我不吃藥,它們就還會回來。」(人名譯音)

感覺蟲爬入肛門

婦女衛生棉浸殺蟲劑

一般上,寄生蟲幻想症患者需要進行皮膚病和精神疾病方面的治療,但具體起因目前仍然未解。

一名陳姓心理疾病專家指出,這類患者十分堅信體內「長有寄生蟲」,沒有人可以動搖這種念頭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他說:「患者會認為自己身上有爬蟲、虱子、蒼蠅、跳蚤,還有其他生物存在,他們會長時間的談論病情,並想方設法去除這些東西。」

患者念頭堅定 專家難治

另一名鄭姓皮膚科專家也指出,出現這種病情的患者相當難治,因為「他們完全深信體內長有蟲子」,一些人還會因醫生指這是心理問題而生氣。

他說:「我們不會當面挑戰患者的認知,需要先比較小心地獲得他們的信任。」

寄生蟲幻想症相當罕見,目前國際醫學界也沒有確切資料顯示受影響的患者人數。

患者一般會表現出古怪的行為,包括反覆摳挖或刮傷皮膚,並自己想方法嘗試消滅這些隱形的寄生蟲。他們使用的物品包括熱水、醋和藥油,甚至漂白劑、過氧化氫和殺蟲劑等腐蝕性化學品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根據醫學文獻,美國曾有一名58歲婦女,用女性經期使用的衛生棉條浸泡殺蟲劑,因為她相信有寄生蟲爬入肛門。

也有獅城患者為了「滅蟲」,嘗試銷毀傢具,甚至火燒衣服和用煤油淋在皮膚上。

擔心傳染 阿婆不敢抱孫

寄生蟲幻想症目前的患病率未知,負責為超過八成皮膚病患者提供治療的國家皮膚中心向《海峽時報》透露,每年有大約15至25名寄生蟲幻想症病患求診。

獅城的嚴重案列中,有病患為了止癢滅蟲,用刀自殘「殺蟲」,也有人用盡各種消毒藥水與殺蟲劑。

每年15病患求診

還有一名阿婆因為怕傳給身邊人,孫兒出生4年沒有被她抱過。

此外,也有海外病患病會點煙塞耳朵,要把蟲子燻死,以及在殺蟲劑裡泡澡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